艺考教育改革将走向何方?|两会专题
作者:艺考、教育改革   发布时间:2021-04-01 18:56:51

随着3月10日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闭幕和今日(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闭幕,2021年全国两会正式落下帷幕。今年全国两会上期间都有哪些与艺考、教育相关的议题呢?


北广之星为大家梳理如下:

一、加强创作型高层次艺术人才培养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关注高层次艺术专业人才培养的话题。他建议,建立高层次艺术人才全程培养机制,深化改革人才培养模式。

目前,艺术院校仅设立学术博士学位,主要培养艺术学理论专业的博士。此举虽然推动了我国艺术教育中艺术学理论研究的拓展与深化,但一批具有优秀创作能力的实践型人才或碍于学位属性,无法获得高层次教育,或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将主要精力用于论文写作,不能精进创作实践,在教学组织上难以精准施策,研究生教育评价上也难以精准衡量。为此,范迪安建议加快设立艺术学“专业博士”学位,培养“创作型”高层次艺术人才。


范迪安呼吁,实施“硕—博”学位连读,并建立高层次艺术人才全程培养机制。创作型人才的培养,需要长期磨砺艺术技能功力,积累创作经验,形成相对成熟的艺术创作方法论。不少作品从构思到完成需要长时间的精练和打磨,作为人才的培养需要“长时段”的教学与实践,为此应拓宽“硕—博”连读口径,完善贯通“硕—博”学位的机制。

在人才选拔方面,他建议由“知识水平测试”向“综合研究素质与创造能力考察”转变;在教学中加强创作实践,围绕重大主题、艺术课题、艺术方法论等,着力培养学生的创作性思维和艺术创作能力。


二、建议高考调至6月首个周末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航大学副校长吴仁彪建议,高考时间微调到6月的第一个周末,而非固定的7日、8日。吴仁彪解释道,如果6月7日、8日不是周末,很多考生家长会请假专门陪孩子参加高考。另外如果考点离考生家较远,由于担心堵车耽误考试,家长一般会在考点附近住酒店,这无疑会增加考生家庭的经济负担。同时,交通管制也会影响其他市民出行。

吴仁彪表示,这一建议也适合于中考时间的微调,即把考试时间安排在离目前固定考试时间最近的周末举行。


三、建议改进高校艺考录取方式

一些文化课不十分突出,又想上双一流等重点大学的学生和家长,把选择报考艺术类视为捷径;一些“半路出家”的学生,对艺术并不感兴趣,只是把专业当做了考大学的一块敲门砖,严重影响了艺术人才的选拔和培养……


针对艺考带来的一些问题与弊端,日前,河南省政协委员、河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郑州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魏小杰建议,改进高校艺术招生考试录取方式,筛选优秀艺术生源,促进艺术教育发展。
文化课权重过大,弊端不断凸显
“作为高校艺术教育工作者,我们观察、接触到众多艺术类大学生及参加艺考的中学生,对学生、家长们的疑惑与呼声和整个艺考现状,进行了收集与分析,艺考(主要是省统考)还存在一些问题与弊端。”魏小杰说。
魏小杰表示,随着教育部收紧高校艺术类自主招生的权限,单招院校逐年减少,各省统考的成绩显得尤为重要。但是却出现一个问题:一些文化课不十分突出,又想上双一流等重点大学学生和家长,把选择报考艺术类视为捷径,主要体现在高二下学期或高三上学期开始进行专业应试集训,针对省统考出题相对单一重复,专业最高和合格之间分差比文化课的分差不够悬殊,这样的一些学生也能考过省统考的合格线,其结果导向不利于优秀艺术生的选拔。
文化课权重过大,弊端不断凸显。魏小杰说,由于采用省统考成绩,很多学校录取原则直接为“文化+专业”成绩总和。因为文化课和专业课的总分不一样:文化成绩满分是750分,专业成绩满分是300分,文化课的权重远远高于专业课。
另一方面,专业合格线分数设置较低,导致双一流高校和普通类高校录取一批专业刚过合格线、但文化课成绩较高的学生的现象普遍。这些学生入学后,大概率出现维持专业及格,通过选修第二专业达到转换专业的情况。
“这部分学生并非真正自小喜欢专业,而是想通过这种办法达到上双一流大学和普通高校的目的,毕业后转行比例较大。此类学生对广大真正热爱艺术的考生来说是一种不公平和遗憾,挤占了一部分大学教育资源,显然造成国家培养人才的资源浪费。”
大学艺术新生专业基础薄弱”也是一个重要问题。魏小杰说,近年招收的学生虽然文化课成绩有提高,但是专业基础和前些年相比普遍变差,甚至进入大学后还要对一些学生进行专业补习才能跟上教学节奏。更有一些“半路出家”的学生,对专业并不感兴趣,只是把专业当做了考大学的一块敲门砖,一进大学就想方设法调专业或混日子,这些学生并非是大学艺术教育所需要的艺术生源,严重影响了艺术人才的选拔和培养。
提升省统考命题难度,筛选优秀艺术生源
如何改变现状,魏小杰给出了三点建议。一是提升省统考命题难度,筛选优秀艺术生源。首先严格选拔评卷教师,真正把专业水平高、熟悉统考阅卷规律、责任心较强的美术教师选拔出来进行阅卷。
二是增设专业门槛线,建议提高省统考分数A段合格线或增加提前批省统考线。根据大专、本科的招生比例,把专业分数低考生,直接用提高专业门槛的方法予以淘汰。
三是按照人才选拔规律科学制订录取规则,适当加大成绩在录取环节的比重。


四、建议扩大教育硕士招生规模

“我国基础教育教师队伍的学历层次偏低,远不能适应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的战略任务,‘十四五’时期,应深入落实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要求,加快提升基础教育教师队伍学历层次。”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倪闽景表示,建议扩大全国教育硕士招生规模,逐年增加师范专业学生免试攻读研究生计划人数,进而推动提升基础教育教师队伍的学历层次。

倪闽景认为,至少可以从四个层面下功夫:提高基础教育教师的入职学历要求,制定新的教师学历达标计划;创新培养模式,提升高学历层次教师培养能力;各方合力,为在职青年教师学历提升创造条件;构建兼顾教师培训和学历提升的在线教师教育体系。

五、美育正式纳入中考,2022年覆盖全国


3月4日上午,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新闻中心网络采访中,关于美育入中考举措,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表示:

在国家层面上按照硬指标硬任务的方法,来促进学校美育上一个新的台阶。在这个阶段是非常有必要的。

在2020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六、建议调整或取消音乐类考级制度

音乐是最美的艺术形式之一,在美育教育中拥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能够陶冶情操,给予人们很多正面的思考,但近年来,中国交响乐团副团长、首席指挥李心草却发现,有相当一部分青少年儿童“痛恨音乐”。


究其原因,李心草认为,这与目前的“考级”制度有关。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李心草建议:调整音乐类考级方式或取消音乐类考级制度。

李心草注意到,随着音乐考级的普及,功利色彩也随之变得越来越重。
“学琴为考级,考级为拿证”是绝大多数的琴童和家长抱有的学习原则,至于是否真正热爱音乐、是否能在音乐中获得某些思想等等,似乎并不重要。教师们的日常教学也常常存在急功近利、拔苗助长的现象,为求速成和“跳级”,教师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和学生一起打磨考级曲目。

还有某些教师受经济利益驱使,为招收更多的学生、标榜自己的水平,直接把考级教程作为教学大纲,教学内容也只局限于几首考级曲目,对其他作品几乎不闻不问。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学生如愿获得了一定等级的证书,他们的读谱、试奏等基本功以及音乐的表现能力都不扎实,绝大部分孩子连乐曲的作曲家、历史背景、音乐表现内容等都一无所知。非正常、超负荷的身心压力会让他们对音乐失去好感,打击信心和自我观感,从而逐渐厌学并且开始厌恶音乐。

长远来看,孩子们日后的音乐学习将寸步难行,甚至影响一生的美学观。这些现象,显然已经违背了音乐学习的科学性、系统性和循序渐进掌握的原则,也背离了艺术教育的初衷。

李心草建议,有关部门和专家应认真讨论、研究、论证考级的教学大纲制定、曲目制定以及最后的考试方式制定等方面的内容,尤其是加进一些辅助教学内容,主要针对如何提高孩子们对音乐真正的认识、培养对音乐真正的兴趣。而如果不能有效地改变现状,不如取消考级。

“音乐考级是一块大蛋糕,直接关系到很多人和机构的实际利益。”李心草坦言,提出这些想法,他考虑了很久,“相比于我国青少年儿童在美育教育中的身心健康成长,孰利孰弊呢?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很多现状让我觉得痛心。”

与此同时,李心草建议,降低和调整艺术院校舞台表演专业的教师准入门槛。就某些艺术类表演专业来说,舞台和创作的实际经验更为重要,用文凭作为教师准入门槛的标准,反而把很多具有非常丰富和宝贵舞台经验的人才拦在了艺术高校门外。2019年两会期间,李心草曾就此问题提出观点,后续引发了业界强烈关注和探讨,今年,他继续呼吁各界加以关注。

七、建议规范学校推介在线教育平台行为


近年来,受多重因素影响,我国青少年视力健康每况愈下。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副主席、民建广东省委主委李心表示,青少年身心健康关乎国家未来、民族希望,视力健康更与兵源质量、国防建设等直接相关。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在线教育市场迅速扩张,但其发展的规范性和监管的有效性问题日益凸显。


李心建议加强行业监管,从教师资质、内容质量、营销手段、收费标准、学费安全等方面对在线教育机构全方位加强监管。建议对中小学在线教育课程单节时长进行限定,且课程中间休息不少于10分钟。采取强制黑屏、退出等方式让学生放下电子设备。

同时,明确学校责任,引导中小学生健康使用在线教育平台。建议由教育部出台专门文件,规范学校推介在线教育平台行为。建议中央网信办、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部门联合探索对中小学生参加在线学习进行全网时间总量控制。

全国人大代表李甦雁表示,创新教育评价机制,把包括视力状况在内的学生体质健康状况纳入衡量学生综合素质的标准,作为评价地方和学校工作的重要依据,“切莫牺牲孩子的视力来换取高分数和好成绩”。

八、重视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

3月8日上午,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举行视频会议,12名委员作大会发言。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陶凯元代表民进中央以《呵护青少年心理健康,助推健康中国建设》为题作大会发言。
陶凯元说,青少年心理健康是健康中国建设的重要内容。当前我国青少年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堪忧,由于心理问题导致的极端事件屡见报端。2020年疫情期间,青少年学生心理问题更为突出。

她认为,我国在青少年心理健康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学业负担重,升学压力大,导致青少年心理健康状况不佳。社会环境中的消极因素,对青少年心理发展带来严重负面影响。对青少年心理健康的社会性支持严重不足。

陶凯元呼吁,“十四五”时期全社会更加重视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推进落实健康中国行动,采取新的治本措施,为青少年的积极人生、幸福人生奠基。


九、建议缩短教育学制


全国人大代表张红伟建议调整中小学教育学制,他表示,正常情况下,一个孩子从7周岁开始上小学,高中毕业19岁,大学毕业23岁。

如果再接受研究生教育,走出校园时已经是26、27岁“高龄”。如遇到就业难,很可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时已经接近30岁。如果是女性,按现有55岁退休的规定,她工作的时间还没有读书的时间长。

学制太长,推迟了就业时间,社会各方面压力又导致各种社会问题,如教育成本高,增加家庭负担;婚育时间明显延迟,老龄化问题显著等。

对此,张红伟提出建议:缩短教育学制,小学由六年制改为五年制,高中由三年制改为两年制。推行“十年义务教育”即小学5年+初中3年+高中2年的学制。

目前九年义务教育仅是初中水平,与广大民众和社会进步需要的高中教育还有距离,而要实施普及高中的义务教育,又面临国力财力压力。如果按“5+3+2”的模式,现阶段应完全有可能普及到高中,这将大大优化我国人口知识结构,进一步提高国民整体文化素质。




开班时间/CLASS TIME
北广之星表演名校基础班
2021年7月

表演:解放天性:让学生短时间内解决在舞台上紧张,畏首畏尾,害羞等不良习惯。


北广之星编导名校基础班
2021年7月

视听语言、影片分析、中外电影史、中外戏剧史、文艺常识、导演大师研究、电影创意与策划、表演、叙事散文写作

扫一扫/查看更多艺考信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北广之星
报名电话:4000-272-111
校区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花园里文创园B015号(北广之星)
申请名校专家课堂试听(每周3个名额)
*请务必填写真实信息,才能有效
姓名:  
专业:                  
电话:  
看不清楚,换一张
合作媒体
ASSOCIATED MEDIA
备案号:京ICP备08008913号-14 商标注册号52323147 | Copyright©北京中传嘉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2005-2019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咨询专业